17.jpg

邊樓壯歌:反映的是貞元初年,西南邊陲的吐蕃部落逐漸強大,多次制造邊患,侵擾邊民,而此時的大唐王朝已今非昔比,日漸衰落。其時的大唐名臣李德裕為劍南西川節度使,在受命次年(公元831年)為長遠安邊而建籌邊樓(在今四川的理縣),其間薛濤因故得罪當朝權貴,據史料記載,當時其它◆省市◆派公使來川,求見權貴,必先賄濤,而薛濤皆上納。而薛濤出入幕府數年,自然深知韋皋的幕府內情,恐將其驕奢專橫泄露于朝廷,以致有損于治政之名聲,故有“不許從官”和“罰赴邊關”之事。薛濤來到邊關,親眼目睹了連綿不斷的邊釁紛爭,百姓流離失所苦不堪言的現狀,深為邊關將士的命運、百姓不能安居樂業而憂心忡忡,深為大唐江山的長治久安,興盛衰敗而焦慮不安。在李德裕建籌邊樓的次年,又一次來到邊關,隨即賦詩一首:“平臨云鳥八窗秋,壯壓西川四十州,諸將莫貪羌族馬,最高層處見邊頭?!贝嗽娛茄姼枭牡目付χ?。此詩寫得雄奇豪放,除稱贊該樓高大雄偉之外,且有教戒諸將鎮蜀馭邊,切勿惟武力以逞,侵凌太甚,應撫之以仁德,與邊民合諧相處。清代大文學家紀曉嵐曾評價該詩:“其托意深遠,有魯嫠不恤緯,漆寶女坐嘯之思,非尋常女子所及?!痹撛u語一是深化了該詩的主旨,意在憂國憂民。二是慧眼識珠,說明了薛濤作為一個女詩人在籌邊謀略上的政治遠見與咨政議政的才干。今天我們吟頌這首七絕仍能使人心情蕩漾,熱血沸騰,時至當前乃至今后相當一段時期仍然有著現實的指導意義與戰略意義。

熱門薛濤紀念館

亚洲日韩欧洲不卡在线